初中评语被班主任写了四个丁,一个丙还能毕业读高中吗(虽然我实际上和大多数学生一样的,并没有在学校有

初中评语被班主任写了四个丁,一个丙还能毕业读高中吗(虽然我实际上和大多数学生一样的,并没有在学校有惹事什么的,班上也有十几个被班主任写了操行分为丁)

■急需要由6个人演的初中校园小品,并且关于班主任的。前提是健康!由于我们学校有一个节日是关于班主任的

锵锵四人行

郭:不是外人啊,都认识我们,好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,能够坐着说,我们很高兴。我叫郭德纲,这是郭德纲的搭档,

于:于谦。 郭:别说名字。

于:干吗不让说名字啊?

郭:这是郭德纲的师弟,

李:我叫李菁。

郭:闭嘴!郭德纲的徒弟,

何:我叫何云伟。

郭:坐,坐住了,坐住了。

这滑这个。

郭:是吧?恩,(冲于谦)你往那边点儿,你往那边点儿。

于:我,啊。(挪椅子)

郭:对,碍事。你还往后。你坐到花篮儿后头去。

于:我呀?看不见我了。

郭:都认识了。李菁, 于:介绍过了, 郭:谦儿哥, 于:是。

郭:今儿谦儿哥为了这个节目,把嫂子的衣服都穿出来了。

于:啊? 李:您瞧多鲜活啊! 对,颜色艳一点儿嘛。

郭:这个跟脸色儿差不多。

于:不这色儿,脸不这色儿。

郭:挺好。 何:色气好。

郭:我们几个里边来讲吧,可能从智力上来说,(指李菁)他稍微差一点儿。

李:谁呀?

于:这我承认,这我承认。

李:谁差一点儿啊?

郭:我在这儿我爆个料,因为什么呢,好多女孩儿都喜欢李菁,

于:对。

郭:但是你要知道他的真实情况以后,你绝对你能吐了。

李:不能,您随便说,您把这真实情况说一说。

于:没有这么恶心。

郭:成长在一个暴力的家庭。从小他父母就打架。

李:比较厉害。

郭:他母亲怀着他的时候跟他爸爸动手儿,俩人撕巴起来了,

于:啊?还怀孕呢?

郭:他妈拍着肚子,“你打死我!两条人命!”他爸爸就害怕了。到现在他也这毛病,

李:我也这样?

郭:他小的时候一打架就是,“你打死我!”一拍肚子,“三条人命!”

于:他怎么会三条人命啊?

郭:口袋里还俩蛐蛐儿呢!

于:这算人命啊这个? 李:爱护野生动物嘛!

郭:没听说过。小时候就这样儿,后来上学的时候也不是很聪明,您看台上说的这些话都很智慧,都是我徒弟教给他的。

何:一嘴一嘴喂出来的!

郭:他上学的时候有这么一事儿,老师告诉,明儿带10块钱来啊,学校里面买地图,上地理课,

于:奥,买地图用钱。

郭:哎,找他爸爸要10块钱,结果没买,给花了,他爸爸说让你买地图怎么不买呢?他乐了,“我想了,我这辈子哪儿也不打算去了。”

于:不认识道儿。

郭:考试的成绩很惨,拿回家,他爸爸问多少分儿呢,有的时候没有卷子,“你考试那卷子呢?”“同学借走了。”就这么一个人。所以说并不是像您想像的那样,风流潇洒呀,聪明智慧,这词儿,说我这都是。

李:你亏心不亏心啊? 郭:这都说我这都是。 于:您也悠着点儿。

郭:我怎么了我?我这不挺好的吗?

于:悠着点儿,悠着点儿。风流潇洒谈不上。

郭:(冲李菁)啊?你?你不怎么样,你怎么样,你回去吧,我们仨说,你走吧!

李:不不不不不。 何:家去吧。 李:什么家去吧? 于:哎,他倒省事儿。

郭:他跟我徒弟在一块儿我们吃着亏呢,

李:谁吃着亏呢?

郭:我们吃着亏呢,我们孩子聪明。

李:他呀,也不怎样,(冲云伟)轮到我说说您了。

何:我呀?

于:哎,你们一场之间互相扒一下儿。

李:对对对。这才好玩儿呢。

郭:(打谦儿哥一拳)没点儿大人样儿。

于:您听听。

李:他,大家伙儿也知道,2002年到的我们德云社,

郭:对。 何:有些日子了。

李:一开始我就瞧见这孩子啊一直在底下头一排靠右手,天天看我们演出,

郭:对,那会儿你还高三呢。

于:都不大呀?

李:谁说的?原先这孩子长得不是这样,现在可能也是我看顺眼了,瞧着。。。

何:原先我大高个儿! 李:不能!

何:能耐太大了,坠的。

李:什么坠的?

于:老在剧场门口走,磨下半截儿去!

何:没有那么大磨劲。

郭:别着急,一会儿我挤兑他。

于:啊?好嘛! 李:没说完呢!

郭:没个大人样你这个。

李:脑袋剃一板寸原来,

何:对。 李:瞧着跟刺猬似的。 于:现在也像。 李:现在像耗子了。 何:还不如这刺猬呢,

李:还是洋耗子,米老鼠嘛。

何:你夸夸我。

李:原先都叫小刺猬。后来找了个对象,对象长得也挺可乐,这个头儿跟何云伟很般配,

何:是。

李:穿着高跟鞋,翘着脚能走到桌子底下去。

于:嘿!

李:一米二几啊是一米三几啊,也不知道。

于:反正很般配。 李:这个长长长,,, 郭:什么话啊?

于:这当大人的得评论一下,

郭:哪有一米二去? 于:没有一米二啊? 李:不到一米二啊?

郭:有一米二,有一米二。

何:有也不像话啊!

郭:有有。有一米二吧?

于:有。 何:有也不像话,

郭、李:有有有一米二。

何:说这都不可信。

李:我刚才就说有一米二。长得也挺可乐。

何:接着编!

李:什么叫接着编呢?粘上胡子跟张飞一样,这模样。

何:这都是我师傅用过的包袱,你就不要用了。

李:这不照样响了吗?

郭:嘿!这我都说谦儿哥媳妇儿知道吗?

李:都一样,都一样。反正用我们行话来说啊,比较念嘬一点儿。

于:这还调侃儿呢这里头?

郭:这跟台上不能胡说八道,

李:不不不,这我介绍一下儿,我们行话术语有的时候观众不太清楚,我们要完全说这种话,大家伙儿一句都听不懂,但是有的时候还是要借这个场合要公开一下儿,因为什么呢,确实有这么一件实事儿。

郭:哎,你喘口气儿你喘口气儿,我这儿快憋死了。

李:因为这点儿没包袱,我要快着点儿说。这个有一回我跟我的一个朋友,也是我们这行的人。

郭:谁呀?

李:就别说是谁了。多不合适啊。

郭:你怕人告你啊? 李:我不怕不怕不怕。

郭:你就说我说的没事儿,

李:我主要怕他告你。

郭:你就说我说的没事儿,我有律师。

于:没事儿,他胆大。

李:我怕他告人家。我们两个人上他们家去找他去,结果当天他没在家,他媳妇在家呢。啪啪啪一叫门,媳妇儿出来一看呢,媳妇儿认识我,我就说了两句闲话儿,走了,一问没在家吗,就没进去。后来在门口啊,我这个朋友就跟我说,当着他媳妇儿的面儿,一看长得这么寒碜没好意思说普通的话,就用我们这个术语说了几句。

何:怎么说的?

李:这么说的。一指你媳妇儿,这个果食谁啊?

何:果?

李:果食懂吗?女的叫果食。我就说啊,这是流水万儿的本果。

郭:(指观众)人家听得懂吗人家?

李:我解释,我还没解释呢!

于:坐四个土匪在这儿!

郭:他这个普通话得加字幕。我告诉你。

李:不是,姓何啊,叫流水万,本果呢就是媳妇儿,流水万本果。哎呀,念嘬啊。

于:不好看。 李:恩,不好看。

郭:念嘬是不好的意思。

李:对对对。我就赶紧说,念团。

于:这是?

李:就是别说了。说了这么几句话呢我们一扭脸儿就走了,走了可是走了,他媳妇儿察言观色以看我们这表情不对,把我们这几句话可就记住了。晚上他回家,他媳妇儿要问一问他。就问小何儿啊,今天来俩朋友,一个是李菁,那个我不认识,到门口比手划脚说了几句话,大概是你们的术语,我也不懂,我问问你吧。这个果食谁怎么讲啊?啊,这就是问你是谁。那李菁说了,流水万本果,他就告诉他啊,这是我媳妇儿,奥,那位又说了,果食念嘬啊,这怎么回事?何云伟一听我怎么解释?我要说不好看,打击我媳妇儿,干脆编个瞎话儿吧。

何:我怎么说的? 于:嘿!真瓷实!

李:这个念嘬啊就是夸你长得漂亮。

何:反着说。 李:哎,漂亮叫念嘬。 郭:亏心去吧!

李:结果他媳妇儿信了。

郭:呵,这实在人!

李:我告诉你何云伟,这还是我没倒饬,我要是擦上胭脂抹上粉你再一瞧啊,比这还念嘬呢!

郭:我先拦你们一句啊,在舞台上不要没事儿说行话,念嘬念嘬,你说这个,说良心话不应该讲。这是旧社会我们行业内部的一种术语。现在几乎也用不到了。

于:没有人说这个。

郭:这后台除了于谦爱说这行话,哎呀念嘬念嘬,别人不爱说这个。

何:他要不解释我根本就听不懂。

李:你说的比谁都溜儿!

于:平常我不说这个。 郭:平常也说这个你, 于:平常我怎么说了?

郭:你怎么不说啊?我跟他说话,两句话他准说出来行话。

于:我不说,我不爱说,我知道的少。

郭:你看,一个口字边儿,一个最好的最,这个字儿我念最,你念什么?

于:我念嘬啊。 郭:你看看! 于:咳! 郭:说出来了吧? 于:你这可没有啊。 郭:我念最,你念? 于:我,你念嘬!

郭:很三俗嘛你这个人。

何:就是。 于:你勾搭我!

何:确实是,没有那么回事,他说那个都不可信,

郭:因为这个都是原来我们说他媳妇儿的,

何:对。 李:谁说的?

何:他记住了,安我身上了。没有这事情,您看我这小模样儿,啊,我这模样戳个,

于:别站起来,一会儿坐下又该费劲了。

何:(坐下,扶着李菁的腿)

李:别扶着。 郭:孩子这下盘儿轻。 于:这脚够不着地。

郭:谁说够不着地?给他放地上。

何:(脚放地上了,身体又够不着椅子了。)

郭:你看看你看看。

于:你当师傅的够着都费劲,你还说他呢!

李:对对对对对对。

郭:我这不是踮着脚呢吗我?

何:我主要啊,说说他们的事情。

郭:对,你说他(指李菁),一会儿我说他(指于谦)。

何:为什么呢?您说我长得这么漂亮,我能。。。

郭:哎,这句别说了,这不可信这句。

何:就是说呀,

于:你到底想娶谁媳妇儿?

对,谁媳妇像话吗?

何:我就是说啊,我的意思就是说呀,他媳妇儿啊还不如我媳妇儿呢。

李:哪点儿差了?

何:还哪点儿差了,他媳妇有毛病。

李:什么毛病?

何:他媳妇儿眼神不好,雀盲眼,雀盲眼,知道雀盲眼吗?

李:怎么个意思这个?

何:就是晚上啊,什么也看不见。

李:对,白天就合能瞧。

何:模糊。

郭:这都当不了贼这个。

李:是。

何:他这眼神也不好,他是青臃,

李:什么叫青臃啊?

何:青臃就是白天啊,什么也看不见。

郭:哎,哎,小伟,小伟,我问一下儿,他们两口子互相知道长什么样儿吗?一个白天看不见,一个黑下看不见的,

李:一天我们两口子谁也瞧不见谁?

于:这两人结婚十多年谁也没见过谁。

郭:老有新鲜感! 于:距离产生美。 郭:对对对。 李:还捧着说呢? 郭:我挺痛快! 何:这也是巧劲儿。

郭:胡说八道这是。我解释一下,孩子说这是瞎说,不可能,不可能,没有没有。

李:还是他了解。

郭:他管他叫叔,(指云伟与李菁)

于:对,爷俩吝的。

郭:小婶儿啊不像他说的,眼神这样如何如何,她如果这样的话,当初谦儿哥也不能要她,知道吗?

于、李:你先等会儿吧!

李:怎么这么乱呢这个?

何:复杂了,关系复杂了!

郭:就是你原来那个女朋友,后来不倒给他了吗?你还拿人家30块钱呢你忘了?

何:还有这事儿?

李:这几个人太没溜儿了。

于:没事儿,你别你别那什么,她没准记不住我,她那眼神儿。

郭: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李菁的媳妇,

李:离不开我媳妇了?

郭:说谁呢?你说谁呢?是吧?

李:说我也不合适啊。

郭:你要说徐德亮媳妇不合适。

李:合适。 郭:不合适,不合适。 于:说说徐德亮,

郭:这么多年风里雨里跟着来,也算不容易吧?

于:那当然,真是不容易。

郭:也没在钱上争过,也没有在名上争过,虽说有点儿作风不好吧,

于:没有吧? 郭:啊? 于:没有吧?

郭:谁说没有?就说这意思吧,总的来说这个人还行,还行。

于:您认为作风不好的人都还行?

郭:你太行了!太行了!

于:客气了,客气了。

何:哈哈哈,还客气呢!

郭:没羞没臊的。后台这些老先生,说句良心话,是今天又这么一个机会念叨念叨,都不容易,

李:可不是吗。

郭:都不容易。邢先生、李先生、王文林先生、张文顺先生,张先生今天没来,本来今天想请张先生过来的,张先生那个右侧的声带麻痹,说话哑,也不出音儿。

于:闭合不好。

郭:我说来吧,开场《发四喜儿》,咱们一块儿唱,(哑嗓)“我这样我怎么唱啊我?”我说你跟着一块儿张嘴吧,他不认头,他怕别人突然不出音儿,把他晾这儿。

李:老头儿也鸡贼。

于:以为我们德云社人都这么坏呢。

郭:跟张先生我是最有感情的了,张文顺先生是徐德亮、张德武的师傅。

于:对。 郭:是高峰的义父。 于:对,干爹。 郭:哎,对! 于、李:别答应!

郭:高峰是张文顺先生的干儿子。

于:对,我这答应什么呀?!

郭:你占便宜了。 于:我还占便宜呢?

郭:这就没意思了这就啊。

于:别客气了。

郭:高峰的师傅是范振钰先生,干爹是张文顺先生,你看这眼神儿就随那老哥俩,

李:都戴眼镜。

郭:对,左眼随范先生,右眼随张先生。

李:不容易啊。

何:高峰啊,高峰的眼神儿啊还不如他呢,(指李菁)眼神儿不好高峰。

李:他高度近视。

何:但是在台上他很少戴眼镜,几乎就不戴眼镜。

于:上回撞话筒上了嘛。

何:是吧,舞台美嘛。这不前两天吗,高峰出车祸了。

郭:啊?还有这好事儿?

何:让人给撞了,让人给撞了。一辆汽车,咔,撞了!

于:别那么疼呵人。

何:兑了以后呢,警察马上就来了。询问一下,“哎,什么车把你撞了?”(马三立的声音)“没看见,没看见。”

李:是这声吗?

何:车牌号呢?没看见,

郭:这个眼神儿瞧不见。

何:没看见。那车什么色儿的?没看见,没看见!

郭:这眼神儿太次了这也。

何:你看见什么了?我看见那个司机了,是一女的,长的挺漂亮的,穿一吊带儿,穿一吊带儿。

郭:压死都不多! 何:眼神儿不好。

李:还不好呐?看得够清楚的了!

郭:他也分瞧什么。

何:四个,他仨没看见。

郭:行行行行行。。。

于:看见,还没跟你说全呢,后脊梁还长一痦子呢。

何:您也看见了? 于:没看见!

郭:他坐那女的旁边儿。

何:眼神儿就是不好嘛。

郭:这倒也是。还有王文林先生,王先生来说是后台很有意思的一个老爷子,为人随和,从来没说王先生着过急,

于:没有。

郭:跟谁都乐乐呵呵的,有一口头语儿您也知道啊,“有点儿意思,有点儿意思。”

于:老说这个。

郭:这是王先生。老头一天到晚的,很乐呵。他父亲是王长友先生,他师傅是刘宝瑞先生,他岳父是王世臣先生,三大剑客培养出这么一个老艺术家来。一辈子努力据说会四段儿了吧现在?

何:得。

啊?这么些年会四段儿啊?

李:真有认可的那儿。

郭:你不能这样说老先生。

于:(指德纲)他可以这么说。

郭:我能这么说。往沟里带我你!

于:我不说你也得说。

郭:还有李文山先生,李先生是王世臣先生的弟子,相声说得挺好,而且来说呢,最值得表扬的就是老先生住的太远。李文山先生住在羊坊。咱们都知道羊坊涮肉,

于:总店那块儿是。

郭:哎,他是羊坊涮肉那儿。他们家往前一站地就叫张家口。所以老爷子来趟北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,

于:是。

郭:他每次来演出都是打着旅游的旗号来的。

于:好嘛,还拉一团队。

郭:北京一日游。后来我们也劝他,城里买套房吧。对了,买房子出了个事儿,

于:怎么了?

郭:在中关村那儿有一套房,二手的,一百三十多平米吧,他买下来了,两千块钱一平米。

郭:两千块钱,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,李文山两千块钱一平米在中关村买了一套房子,搬进去之后呢,出来进去街坊们都在背后指指点点,(使相儿)

于:这有事儿,这中间有事儿。

郭:“有点儿意思!”

于:王文林在那儿指呢敢情?(四人一起指点)

郭:就不许别人说吗?都知道李先生这人不好掺和事儿,但是总说他也纳闷儿,也是问街坊: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何:往心里去了。

郭:“你们老说我干吗啊?”就有这嘴快的这个,“我跟您说啊,您买这房上当了,这房出事儿,凶宅。据说两口子原来住,后来那个丈夫犯神经病了,把妻子剁了,拿刀给剁了,剁了之后呢,掺上水泥抹墙。”李先生一听这个要了亲命了,回屋坐那儿看哪面儿墙都害怕。

于:这是糁得慌。

郭:“看着要流血似的,哪面墙都要流血。”人哪,恐惧到了头就是愤怒。

于:对,急了。

郭:开始害怕,害怕差不多了,“我跟你拼了!”

于:这怎么拼呢这个?

郭:在墙上这么凿,拿锤子砸,就找,我到底看一看这里边有没有人,咣咣咣咣咣咣,砸着砸着,这墙里边有一眼睛,

于:真出来东西了?

郭:李文山都傻啦,有一眼睛。突然间这眼变成嘴了,还说话呢,“砸我们家墙干吗呀?”

李:砸透了合着?

郭:这我是听他们念叨的,我不知道真假。

于:不知道真假您就这么说啊?

郭:我说完先痛快痛快呗。净胡说。你让你谦儿大爷说。

于:我不说,你们说吧。

郭:你看,打刚才,他一句整话没说啊。

何、李:对对,让他说。

于:我说不少话。

郭:别别,你说,你说两句。

何:说两句儿吧, 李:说两句。 (台下观众鼓掌)

郭:你看,这么些人让你,你说两句听听。

于:你看在你们嘴里还有好人没有了?我不得罪这人。

郭:有我呢。

于:我就给你翻这包袱儿,

郭:别废话,你净跟边上拾乐儿了这不行啊。

于:说得罪人。

郭:有我呢,你挨着我你还怕得罪人吗?没事儿,不要紧的,说点儿别人。

于:我讲讲啊,杨志刚跟汪洋的事儿。

郭:(把谦哥揪下台去)

李:好,观众朋友们,本期《锵锵四人行》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,下周同一时间

何:再播。 李:那就法院上见了! 何:就这个呀? 望采纳。

■我是一名刚升入初中的学生。即将上初一。我的班主任让我帮他出黑板报。我有个板块不是很会写。

新环境 新起点 新进步      暑假已过去,迎来的是一个美好的秋天.时间飞逝 停泊在港湾的小船已经起航,驶出了平静的港湾 。迎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,你们来到了素未谋面的美丽校园,开始了新学期的征途.       也许你的理想是当一名医生,或是做一名空中卫士,也许你想成为一名教师···。理想是我们通往成功的地图,但我们只有付之于行动,并坚定地迈出我们坚实的步伐,才能让我们到达成功的彼岸。我们要立长志 不要常立志。

■我是一名刚升入初中的学生。即将上初一。我的班主任让我帮他出黑板报。我有个板块不是很会写。

亲爱的新同学: 一路艰辛跋涉,一路满怀希望。在这个秋风送爽、丹桂飘香的美好季节,你们怀着新的喜悦、揣着新的憧憬,带着新的追求,走进了朝气蓬勃的xx学校,走进了宁静和谐的初中校园。欢迎你成为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! 初中生活,将是你人生中一个崭新的起点,一个飞跃的起点,一个翱翔的起点,一个让你能量迸发的起点。 在这里,让我们肩并肩,手拉手,共同学习,共同生活,共同用青春书写未来!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跃”!同学,拼搏吧!奋斗吧!美好的明天正等待你去描绘;似锦的前程正期盼着你去开创!

■作文《我的班主任》初中的班主任,男的,30多岁,胖乎乎,很可爱的一个老师,拜托大家帮我写写、、、拜托拜托了!!很紧急的,最好明天啊

■写一个班主任总结和数学工作总结,我教初二

在学校领导的统一组织下,本学期我们班在学校常规管理检查评比、各项竞赛活动及学习风气方面都取得了较为满意的成绩。现将一学期的工作总结如下:

一、加强对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,净化学生心灵,培养学生美好品质。

我在班级开展了“寻找我们身边的活雷锋”、“哪些行为我们应该唾弃或改正”、“你最崇敬的人是谁?”“你以为人成功的最关键因素是什么?”等活动。利用班会课要求学生对上面提出的问题进行不断地讨论,通过讨论不断地澄清学生思想上的模糊意识,提高学生的思想境界。我还充分利用校会、校内或校外的偶发事件及时对学生进行针对性教育。

二、加强班级管理、深入了解学生,全面深入地做好班级工作。

我利用课间、中午、晚饭后等时间深入到学生中去,了解学生的思想动态、为学生排忧解难。为了提高学生的学习效果,我还经常组织学生进行学习经验交流会。由于跟班勤、管理方法得力,开学初班级风气很快步入正轨。在学校组织的各项管理检查评比中,我班的成绩良好。

三、积极开展好两课、两操、两活动,保护学生视力、增强学生体质,提高学习效率。

为了保证活动效果,每次活动我总是亲临现场与学生一起进行活动。为了提高学生参与的积极性,每次活动我总是加入一些竞技、游戏等内容,使学生既锻炼了身体又享受了乐趣、陶冶了情操,使思想得到充分地放松。由于保证了学生的体育运动量,学生普遍感到心情放松,课堂注意力集中,学习效率高。

四、密切课任教师间的关系、共同做好学生的思想工作。

为了做好学生的思想工作,我经常主动地与任课教师进行交流,了解学生课堂表现,特别注意了解学生的进步情况,以便课后及时地做好学生的思想工作。为了增强做学生思想工作的实效性,我经常与课任教师一起探讨教育学生的方法,并邀请课任教师共同完成教育学生的重任。

五、加强对学生心理素质的训练、提高学生的应试能力。

我充分利用每次小考的机会对学生进行应试能力的训练。采取集体方法指导、个体情况分析,有计划、有步骤地克服学生的怯场心理,逐步提高学生应试的自信心,促使我班学生在其摸考试中去的了第六名的成绩,班级被评为文明班级。

教无止境、学无止境,在新的一学期里,我将不断地探索教育管理的方法,虚心向老班主任、老教师学习,以便将自己的管理水平推向更高的层次。

初中生毕业自我总结

我在初中度过了很有意义的三年,在三年中我学会了很多东西,包括知识,包括与人交往的方法,使我的人生丰富了许多。

我在每天的学习中不断积累知识,取得了不错成绩。在努力的同时感到了生活的充实。我爱好体育,音乐,这些科目虽然并不是主要科目,但我依然从中获益菲浅。

在与人的交往中我也学习到了很多。我与同学的交往很快乐,与老师关系融洽。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我不擅长的事。学会如何在群体中生活也是我高中学习到的重要事情。

我不断自我严格要求,养成了良好的品德习惯。我勇于探索新鲜事物,有很多的兴趣爱好。

我的三年初中是我人生的起点,我将继续努力,成为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。

■初中档案里的班主任评语会跟随我一辈子吗

我是个初三学生,我也是比较调皮,老师说毕业档案里不要想有一句好话,看我以后找工作谁会要我,真的就比如说找工作会看档案吗,还有操行等级不及格会对今后出社会有什么影响吗

■高中学生打架该如何处理,我妹妹是个高中声学习很好,跟班里一个学习较差的女孩拌了几句嘴,那个女孩就找我妹妹麻烦,还告诉我妹妹反正自己学习不好,你也别想好好学习,应该如何处理,若是打架我怕妹妹被开除,可是妹妹要面子她不愿意告诉老师,我想给妹妹班主任打个电话,可怕伤了妹妹自尊,有没有什

不是吧,这种程度了还想要面子啊?可是这种事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?在这种程度上,应该先放下面子咯,

■如何当好一个初中二年级的班主任

常规的方法是:对学生要张弛有度的进行管理,用自身的人格魅力来引导学生,现在的孩子都讨厌说教,却喜欢你跟他说一些和他们生活相贴近的事情,时刻掌握学生的心态,对于学生喜欢的进行最大限度的支持,如果孩子们的想法过于偏激 ,作为一名班主任,你应该用她们的思维方式进行引导,多带孩子们做些活动,增强他们的凝聚力,让他们彼此之间活络起来,注意是他们感兴趣的活动哦,我觉得既然你担任班主任就该努力和孩子们打好关系,能揉入他们的生活,同时又能树立你作为老师的威信,这个尺度就需要你来掌握了,孩子们虽有时会叛逆,但也还是会喜欢那些真心对他们好的老师,所以,既为人师,就该尽自己的一份力,让他们健康成长!!!祝您成为受人爱戴的好老师。管理学生也要分层次的,首先,要确定一个好的班长和班委成员。这里不是指学习好,而是要聪明,大胆,敢说敢为,加上你的指导和帮助,可以基本保证班级大体平稳。其二,永远不要让学生知道你下一步要干什么。不要去做让学生都满意的班主任,有这一想法就错了,而是要做自己心里无愧的。其三,对问题学生没必要要求太严格,要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,商定一个底线。让他们去坚持。不要太静静计较。适当宽容。其四,要让有前途的学生明确自己的目标,严格要求自己,而不去计较他人。

  • 共2页
  • 1

相关阅读